• 身骑白马

    Jun 29, 2008

    炎夏终于展开了它强势的攻击。
    蝉鸣伴随着太阳的烘烤勾勒出一幅酷暑的轮廓。
    电风扇在头顶嘎吱嘎吱地作响,
    试卷上沙沙的答题声将时间拉扯得越发漫长,
    偶尔抬头看看窗外的盛夏,才惊觉,假期又来了。

    推掉了所有旅行计划。
    也不打算任何外出。
    近期的重要命题是突破。

    所以新的片片儿开始筹备,
    一切又重新开始。
    搭建剧组,寻找演员,联系场景。
    还未开始就艰难无数。
    假期里将为此奔波。
    它将是我最后的心血。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
    过中原

  • 忙忙碌碌

    May 28, 2008

    《情书》的后期做得实在不够顺利。人也跟着没精打采起来。
    加上各种繁杂事务的堆积,人又开始忙碌起来。
    或许真是“收山之作”。(这样听起来还真是大师)
    无论怎样,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有时候就演变成自己跟自己较劲,拧巴得厉害。
    想来还是和压力有关吧。

    今日发现“创意市集”即将来渝,于是决定报名参加。
    所以,该忙的事还真是无边无尽。

     

  • 死鱼眼

    May 1, 2008

    颁奖晚会实在是无聊至极,俨然是一场作秀。
    我不知道它的重点到底落在哪里,不是作者,不是作品,更不是所谓的交流。
    形式主义始终是我厌恶的东西。
    所以百无聊赖,无所事事。

    最佳剪辑,最佳导演和最佳剧情片。
    这三个奖意味着什么呢?
    它似乎在说,你的大学时光宣告结束了。
    但凡有了重头戏,也就是闭幕压轴的时候了,告诉你该告别这个舞台了。
    怕的不是缺少创作能量,怕的是你越不过那一重心里障碍。

    播放《流年》片花的时候,我死死地盯着屏幕,心里的感受是复杂的。
    至于复杂在哪儿,却也找不出个缘由。
    但清楚的是那一刻的表情是死鱼眼。

    我不知道这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记得那天老G在课上说,放片子的时候你们的表情全都一样——死鱼眼,再也找不到你们进校时看电影时的那种表情。

    我便突然开始回忆,最早最早的时候,当自己第一次看到《猜火车》,看到《枕边书》,看到《燕尾蝶》,看到这样那样的电影时的表情。也许与此刻也并无多大差别,只是眼里始终是泛着光芒的,而如今,那些光芒都到哪里去了呢?

    当你在看一部电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将它分解成镜头 ,剪辑,表演,场面调度等东西的时候,那些最初对电影的萌动就慢慢地随着这些技术元素被掩埋掉了。当官能上的刺激都已经习以为常时,又哪里还存在感动与震撼呢?
    都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大江小溪自然是入不得心,更无其他。
    从头至尾的死鱼眼,还真是内心情绪的外化。

    于是便有些难过了。
    对于电影,还是迷恋,只是有些感觉随时间就真的流逝了。
    那些狂热,那些悸动。我想,是需要把它找回来。
    然后在下次的观影过程中不再死鱼眼。

    ps.感谢盖小姐~照片还不错。

     

  • 没有尽头的道路

    Apr 24, 2008


    说实话,最近的状态还真不好。
    淋雨而致的小感冒,使喉咙天天备受煎熬。严重的睡眠不足,使身体老是乏力。
    索性该应付的事情都已完结,该是解脱的时候了。

    然而这样一个青黄不接的时光里,却暗生意外。
    十足令人不知所措。

    黑格尔说过一段话,大概意思是,语言是共性的,行为是共性的,但共性不能代表个性,语言是不能表达我们的感觉的。
    也就是说,你说你很快乐,我说我很快乐,但是你的快乐未必就等于我的快乐。因为对于快乐,或许我们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对于别人的快乐你只能用你的快乐去理解它。其实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别人的感受。

    因此,我们未必清楚对方的感知。
    关于情感,关于爱,有时候也是模糊的。
    所以人的心灵或许真的是残缺的,于是才有了“人类补完计划”这样的提议,不过那都是2015年的事了。
    我们都在寻找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每个人都在行走的,即使步履蹒跚,即使跌跌撞撞,但一直坚持,而它或许没有尽头,因为那一头是通向对方的内心。

    咳咳,这小感冒还真折磨人。

     

  • 匆匆

    Apr 15, 2008

    近来的日子除了忙碌似乎是找不出其他新鲜和贴切的词语了。

    早出晚归,朝五晚九。
    这样的状态实在不喜欢,索性如今却也适应得过来,便少了一些埋怨。

    但却也因此怀念起那些松散的日子。
    简单的闲逛,坐于某个安静的水吧,喝杯水,翻翻杂志,不时抬头看看窗外形色匆匆的人群。看着时间慢慢爬过自己的肌肤,仍然可以不动声色。

    新片是杀青了,而后期却也只好搁浅。
    心里的郁闷也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四月天的舒适难以体会,整天的匆匆有时候实在找不到着力点。
    只好等这连音乐也跟着缺失的日子早早过去,再来细数那些遗忘的人或事。

    简单就好,简单就好~
     

    p.s 感谢Heddy送我的一套MUJI的文具,如你所言,很好很潮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