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ar is just a sun

    Jan 7, 2007

                                    
    站在一望无际的白色冰原中央,四周是被雪与火围的绝傲之地,上升的烟雾将温度帶向更纯粹的零度。而惊醒之時,才发现音符早已将时间蒸发,使空间升华。

    來自北国挪威的三人組合The White Birch,自96,98年自制了两张早已绝版的限量发行专辑,时隔四年终于在德国厂牌Glitterhouse旗下发行了第三张专辑《StarIs Just A Sun》。和同乡的Kings of Convenience一般,The White Birch的音乐充满了醇美恬静之美,超凡脱俗的嗓音如天降下的瑞雪,透明得让你只能直瞪着它发愣,而思绪与魂魄早已飞到绵延天际的白色山脈之上。然而The White Birch的音乐本质与清新民谣风格的Kings of Convenience相比,却又更冷静干净。于氛围的营造上,透過高反差的录音技巧,如同迷幻飘逸的殘雪之姿,建构出強烈到可比Sigur Ros的巨大空間感。

    透过人声与电子音场的共鸣,回声,聆听这张专辑如同经历一场迴旋迷宮般地时空追逐,从极度冰冷到极度温暖,步步精准,招招致命。与其说这是后搖或室內乐派实验音乐,
    不如说北欧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声音谱系。光谱的一端是原音乐器,另一端是电子合成乐。手法的差异帶來了聆听时的不同乐趣,但帶給我們的却是不同于芝加哥或格拉斯哥的冰火之音。
    冬天的寒冷使人看來纯净,而不伦处在什么季节,《Star Is Just ASun》的音乐在你四周撒下了一张透明的网,自动将你和外在的一切隔离。不论周遭的环境是如何俗不可耐
    ,聆听The White Birch时,当你闭起双眼,帶來的是纯粹的片刻宁静。

    Tag:The White Birch
  • 不规则的珍珠

    May 18, 2006

                 

    巴洛克,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历史名词。它在文哲方面的辉煌,是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比拟的。他很容易让我们想起17世纪的建筑,雕塑和绘画以及文学。那些色彩绚丽,装饰性很强,表现力极丰富的风格,会让我们想起贝尔尼尼的雕塑,鲁本斯和伦勃朗的油画,以及遍及欧洲那些新兴起的大小教堂辉煌的彩色玻璃窗。

    提到巴洛克,便想到了喜爱的巴赫。那个德文译名为涓涓小溪的音乐之父。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巴赫的一生和他的音乐都像是一条小溪,水波不惊,潺潺的,清清的,荡漾着明澈的涟漪,不像同时期的亨德尔,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巴赫许多的作平都会让我们涌出这样的感觉,面对巴赫,我们会感到大河可能会有一时的澎湃,浪淘卷起千堆雪。但大河也会有一时的冰封,断流,乃至干涸。有些历史中非常有名的大河,就是这样现在只能看到枯枯的 河道,一滴水珠也见不到了。有的驰名的瀑布也是这样,李白曾经咏叹的庐山瀑布,早已经没有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剩下水的意义引在岩石上一道黑黑的痕迹,成为了想象中的象征。时间将大河和瀑布都可以抹平,蒸发得干干净净,但却难以征服小溪,小溪永远只是清澈的,浅浅地流着,永远不会因为季节和外界和时间的原因冰封,断流,干涸,仅仅变为一道象征的痕迹。
    这就是巴赫音乐的力量。巴赫的音乐,初听会觉得有些平淡,甚至单调,但只要听进去了,就会觉得它的这种无可取代的力量。这便是小溪那种平静却可以养心的力量,透明而没有污染的力量,细微却能够水滴石穿的渗透的力量。

    听巴赫的音乐,我们的眼前永远流淌着这样静谧安详、清澈见底的小溪水。
    在宁静如水的夜晚,巴赫的音乐(那些弥撒曲和管风琴曲),是孔雀石一样蓝色夜空下的尖顶教堂正沐浴着皎洁的月光,更是夜空下农民茅草房顶冉冉飘曳的炊烟;教堂旁同时更是紧靠茅屋房边不远的地方流淌着这样的小溪水,九曲回肠,长袖舒卷,蜿蜒地流着,流向夜的深处,溪水上面跳跃着教堂寂静而瘦长的影子,跳跃着月光银色的斑点……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巴赫的音乐(那些康塔塔和圣母赞歌),是无边的原野,青草茂盛,野花芬芳,暖暖的地气氤氲地袅袅上升,一群云一样飘逸的白羊,连接着遥远的地平线。从朦朦胧胧的地平线那里,流来了这样的一弯清澈的溪水,溪水上面浮光耀金,带来亲切的的问候和梦一样轻轻的呼唤……

     

  • 林一峰的床头歌

    Mar 13, 2006

              
        
    最近在听林一峰。

    一直都蛮喜欢他。最初认识他却不是因为他的音乐,而是看了他主演的电影《天使》。当时找了很久这部电影,始终没找到。后来却意外的在一个朋友的电脑里发现了,于是死皮赖脸地在他家看完了。看完后就没命地爱上了。

    典型的低成本作品,却足够打动我。在所有同类片中,它在自己心里所占据的地位难以替代。林一峰在里面的演出也很自然到位。自然到象在演绎自己,因为电影里的他也是个喜欢音乐的大男生。

    在香港做Indie pop的人并不多。有点名气的“自然卷”,“坏女儿”都是台湾的。香港能数出来的实在太少。林一峰却在现在这种流行乐坛不太景气的情况下,依然做着自己的音乐。让我想到国内的窦唯。窦唯以前也听,而且喜欢。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仙了,听不懂他的东西了。呵呵。

    上帝赐了林一峰一把好嗓子,干净得不沾风尘。而他自己却也很有天分地将他发挥到了及至。至今为止他出了三张专辑《林一峰的床头歌》,《游乐》,《一个人在途上》。最喜欢的还是他的第一张专辑《床头歌》。如它的名字一样,确实是一张可以放在床头的唱片,每天在睡觉前把它放在CD机里听一遍,睡觉一定美美的。“1和2”“我和泡面”“Thebest is yet tocome”都是自己很喜欢的。清亮的吉他和民谣的曲风加上他的亮嗓,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清净了。之后的《游乐》一直没有找到,所以直接跳到《一个人在途上》,也是佳作不断,“没有夏娃的伊甸园”“一只烟的时间”“恋心絮语”“冷热之间”都是很耐听的。特别喜欢“没有夏娃的伊甸园”。而且这首歌的MV正是《天使》的导演洪荣杰拍的。依然是泛着草木清新的味道~

    前不久看了他的博客,觉得真的是个很阳光很简单的大男生。永远的白T恤,牛仔裤,就连开演唱会也不变,笑容象阳光一样。是那种夏日午后走在满是香樟的街道上,从香樟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的暖暖的阳光。

    “The best is yet to come”:http://www.acad.polyu.edu.hk/~03492785d/Thebestisyettocome.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