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岛屿

    Feb 27, 2008

    新的一期《城市画报》终于购得。
    两期合做一期,192P的超厚版。

    翻至火星大叔的采访,会心的一笑。
    下午阳光懒懒地摔碎在杂志的铜版纸上,映衬着他依旧让我觉得可爱的笑容。
    拿起装满热茶的杯子,恍惚间,许多的往事就如倔强的藤类植物般开始在脑子里蔓延开。

    零碎的,琐屑的,抑或深刻的。
    如此这般才陡然察觉时光如梭。豆邮里的第一封信还停留在07年初的日子里。
    再想起那些有关相识的故事,却好似内心尘封的温存,圣洁而明媚。

    大抵有些事终究捱不过距离的阻隔。
    所谓三生石上,所谓宇宙洪荒,所谓生命不过枉若尘埃,
    烟花尽头,宇宙中零落渺小的瞬间光亮;
    蝴蝶行走阳光,文鸟坠入大海,谁来替记忆守住原始的知觉,
    时间会更换走一切最初的模样。
    你的模样。

    我们都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可是我知道我们又都是息息相通的,就算看不见摸不着。
    因为所有的岛屿都在海底深处密切想连。

    原来,这篇文章晚写了这么长时间。

     

  • 上海之行终于敲定。
    今日定好了机票,演唱会的票也是早早便拿到, 在这里实在要感谢阿黎。

    为了B大姐的演唱会,这次算是豁出去了。
    个中意外层出不穷。
    兴得朋友解围,在这里再感谢下少爷。

    如阿黎所说,这一面终于要见了,却是整整挨了一年。
    是的,申城是早就想去走走的。却一直搁浅,而今真的要起程了,却也内心笃定,少了兴奋。

    希望一切顺利吧。

     

  • 一起来轰趴

    Feb 17, 2008

    又是一次Sir.teen的腐败活动。颠覆以往的常规模式,由室外迁至室内。
    轰趴这是头一遭,想来该是有些不太习惯,不过兴致大家倒是有的。都是人来疯,走哪里都能High起来。

    到的时候都已接近黄昏,错过去超市买菜的环节,深感遗憾。
    看着小樊,小六和猫猫在厨房忙碌,于是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至于其他人,一下午便沉溺于Sammi的眉飞色舞中去了。

    下厨,倒不是头一回。只是久未下厨,手就生了,掌勺总有几分紧张。还好,记忆力尚未衰退。“关公战秦琼”与“泥足深陷”也算是完整的呈现。哦哈哈~中途受小樊讥讽无数,最后看看谁的菜吃得比较干净!

    此后,一连串的恶趣味游戏,着实令人捧腹,也着实丢脸到家。
    那一方的Yaoer深谙技巧,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不过,由不得要令到熟能生巧,最后终于还是扳成了平手。于是才意犹未尽的各自散场回家。

    返家的车一路颠簸,内心却很丰盛。

    最后,要好好感谢一下小六:)

  • 又一年

    Feb 7, 2008


     
  • 无意相见

    Jan 26, 2008

    是否每个人都在命运的掌握中?
    是否生命中的机缘巧合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这些问题始终纠结。

    那日的无意相见令我吃惊。
    出门之前的午后,才无意看到他的照片,知道他在北京。自从那次的一面之缘后,便再无交集了。
    此时,他却坐于我面前,笑着。
    真不知是先有了生活才有了电影,还是先有了电影后才有生活。

    那个下午我就坐于他与我都认识的朋友旁,看着他的谈吐。
    我猛然发现离上次见到他已有一年半的光景。一年半不知对于一个人能有多大的改变。
    在他脸上却也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感觉多了一点沉稳。

    有时,实在不知这样的巧合是好是坏,但至少这个下午我是开心的。
    尽管内心隐秘的那分情愫又被轻轻撩拨。却也是这个寒冬令人内心的温热。

    Tag:心情 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