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 Be Coming

    Jan 12, 2008

                                        

    跨年都好几天了,却迟迟没有感觉。
    前段时间实习,课程设计与期末作业交织着生活,忙得都快成哪吒了。
    在一阵轰轰烈烈的忙碌后,一切终于又恢复了平静,龙卷风过境什么也留不下,唯一留下的只有一片狼藉。
    繁忙后留给人的总是疲惫。
    所以整个人也就跟着懒惰起来。

    懒惰是惬意的,比如在12小时的酣眠后慢慢爬起身,不用考虑今天还有跟踪拍摄的计划,径直走进厨房里热上一杯牛奶,或者是从冰  箱里拿出昨夜买好的酸奶。抓几块曲奇和小饼干。打开电脑,挂上电驴,翻看邮箱里的邮件,回复朋友们在博客上的留言……电话放一边去也不用搭理。
    说来很奇怪。以前手机一停机就很不适应,觉得像是与整个世界脱节了似的,每分每秒都恐慌的厉害。而如今,一看见手机有来电就觉得很不安,短信也越来越不爱回了,停机了什么的也一点不着急。再这样下去,估计我真的得完了。

    最近一无聊,话就开始变多,都快成话痨子了。

    2008在不知不觉中来了。想起2007年最后一天的晚上,掂着摄影包,从马克华菲的活动现场走出来,看到人声鼎沸的大街和热闹的人群,却不知名地想起《一一》里的杨杨在影片最后站在婆婆的灵柩前说到:我觉得……我也老了。 这也是我最想说的话。

    分享到:
    Ta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