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cene

    Aug 12, 2007

      

    同学会,是一向不喜欢凑热闹的。独来独往惯了,交际能力就会出问题。

    小学初中高中,走过许多人,遇过许多事,能记住的,却没有几个,再重逢实在不知凭吊什么。兴许一晚上的贝蒂还比我那不得要领的交际手段能带给我更大的宽慰。
    只是电话短信都已扑面而来,想来有时候也要试着改变一下。
        
    想起聚会这事都已临近当日下午,于是匆忙给稿子结了个尾,洗洗淑淑,穿上衣服出了门。
    结果还是免不了迟到。天秤座的人真的很没有时间观啊………………
     
    5年未见的那些人,还是心存好奇的,只是许多却已喊不出了名字。我甚至开始怀疑他是否存在于我的记忆深处过。
    喝酒,吃饭,留影,互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喧闹夹杂陌生,隔膜带着伤痛。
    同学会就是提供了一个scene,然后让一群人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上演一场场稀奇古怪的剧幕。

    大抵这也是一个小的社会,一片小的宇宙。
    欣慰的是我们有各种角色可供选择,沮丧的是我们都必须加入其中。
      
    九时多,聚会结束,剩下的时间则是各自拉邦结派接着续摊。
    只是稿子的事实在不容搁浅,便先告了别,抽身离开。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