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挥之不去

    Jul 1, 2007


     

    酒醉微醺,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喜欢。 
    好久没有这么欢腾,这一月来的沉闷都被今夜的肆无忌惮席卷而去。
    走出嘈杂的Bar,我们去吃路边摊。很难得今天能到那么齐。除了Money……她又一次把我们抛弃,下次要重重的罚她!

    一口冰凉的啤酒下肚,嘴里还残留着田螺的辣。我们开始推心置腹。
    Josh表哥一脸幸福。如今他是我们四个中唯一找到主儿的人。从今天他一下火车就开始给我讲他那个长得特像永贝里的男朋友。他说了很多,很多我难以想象会是从他嘴巴里听到的话。面对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也许关系越亲,有些话反而越不好开口。我很希望他能幸福,但是却更希望他能看清楚自己的路和自己所真正想要的东西。
    炎炎姐终于说出了心里让她一直纠结的那个人。然后和我不停地干啤酒。我知道她挺郁闷。然后我也跟着郁闷。她讲的,我感同身受。然后想起自己。过去如一个惯性的磨盘,动不动又滚过来,压住了人们的现在。
        
    深夜凌晨,各自打车回家。
    我掏出手机,写下这首诗,发给他:

    如果有来世
    那么
    我愿做
    一只懂得飞翔的小鸟
    一朵瞬间开放
    无声消融的雪花
    甚至
    窗前的一角蓝天
    掀起书页的清风
    落进你手心里的一滴小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遗憾 Jul 1, 200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