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聚

    Aug 5, 2006

        

    阿生说要请我吃饭。结果就这么搁浅了大半年。今天终于敲定。
    在Paradise walk见面,阿生,乌鸦还有乌鸦的一个好朋友。

    阿生和乌鸦是小宝的好朋友,认识他们是因为小宝。而今和小宝分开那么久了,却和他的朋友们出来聚会,我觉得有点神奇。
    这个约本来不想赴,面对过往的熟人总能勾起点过往的回忆,而那些回忆是不愿再去回顾的。而最终坦然面对,也只是为了证实我早已释然。

    阿生知道我喜欢寿司,所以挑了天绿。有时候他还是蛮细心。

    席上没有人说到有关小宝的事,只有阿生问了下,我也如实交代了。其实根本没有可交代的内容,因为从此再没有故事。无非是QQ上不痛不痒的寒暄。
    我终于感觉到,我和小宝的故事真的过去了,早就飞逝在了时间的荒流里。爱情就象喝酒,醉了就醉了,就算醉的一蹋糊涂也终究会有醒的那一天,然后又接着喝下一轮。没有人会为爱情负责,也没有人会爱情买单,因为最后买单的只有你自己。
    如今我是否愿意坚持清醒的感觉?还是迎接下一次的醉酒?
     

    P.S:实在喜欢明太子沙律寿司和三文鱼寿司~

    分享到:

    评论